虐完我,季总悔不当初 第五百三十章 他已经去世了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
从昏昏沉沉中清醒过来的舒向晚,睁开眼眸的刹那,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有些眼熟。

轻奢大吊灯,法式装修风格,落地窗外,是一排排英式住宅,以及一望无际的大海……

这里是……

英国!

池砚舟和初宜的别墅!

舒向晚心下一窒,立即强撑着身子,想从床上起来,乏力与疲惫感,却让她很快跌回床上。

她抬起白皙的手,揉了揉沉闷的额头,仔细回想着,怎么会来英国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坐在客厅里的池砚舟,似乎听到里头的动静,从沙发上起身,端起桌上的水,提步推门而入。

正捂着额头的舒向晚,见池砚舟进来,好看的秀眉,骤然蹙了起来:“你是不是给我吃药了?”

她头脑昏沉,意识不清醒,浑身疲倦乏力,只有吃了药物才会这样。

池砚舟倒也毫不避讳:“每隔一段时间,会给你喂点安眠药,怎么样,睡得还不错吧?”

他大方承认之后,将手里的水杯,递给她:“要不再继续睡一会儿?”

舒向晚闻,只觉得他有病,还病得不清,却没有心思跟他争执。

她强撑着身子从床上起来,仰着一张白皙病弱的小脸,问他:“季景川怎么样了?”

她记得自己返回去想找季景川时,被池砚舟一掌劈晕了,紧接着醒来就在这里。

期间或许模模糊糊醒来过,却被他持续性喂安眠药,什么也不记得,也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。

她心里非常着急,很想回到季景川身边,想看看他的伤势,想亲自照顾他,想一直陪伴着他。

池砚舟放下水杯,在单人沙发上坐下后,支着下巴,轻描淡写,吐出两个字:“死了。”

死了?

舒向晚脸上的血色,倏然悉数褪去,白到近乎透明:“你在说什么?”

池砚舟见她这样,饶有兴致的,挑了挑剑眉:“你已经听清楚了,为什么还要重复问?”

舒向晚抓着床单的手,用力到手背青筋暴起,一双染红的眼眶,满目都是难以置信……

她死死盯着池砚舟,手指甲扣进掌心,划破肌肤的痛楚,都没能唤醒她的理智。

她骤然像是疯了一样,朝池砚舟歇斯底里的怒吼:“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!!”

他答应过要娶她的,他答应过要用一生来弥补的,他怎么可能会死?!

舒向晚铆足全身的力气,拿起床上的枕头,狠狠往池砚舟身上砸去。

“你这个骗子,一定是你在骗我!”

他不会就这样离开她的!

他还没听她说一句我爱你,也还没看到她怀他的宝宝,他怎么会死!

池砚舟挨了几枕头后,云淡风轻的神色,一点点被烦闷笼罩。

他抬手扼住舒向晚的手腕,冷声道:“够了!”

已经失去理智的舒向晚,哪里会觉得够,顺起床头柜上的水杯,就往他头上砸去。

混合着安眠药的水,淋在头上,还能忍受,但被水杯砸破额头,却让池砚舟骤然发了怒。

他阴沉着脸,起身,一把扣住舒向晚的脖颈,将她狠狠抵在床上。

冷戾的眼眸,摄在舒向晚苍白的脸上,没有丝毫感情,有的只是占有。

“看在你姐姐心脏的份上,我能容忍你胡